苏辛

苏辛是北宋的苏轼与南宋辛弃疾的并称,二人同为豪放词派的代表,高佑釲《陈其年湖海楼词序》引顾咸三语曰:“宋各家词最盛,体非一格,苏、辛之雄放豪宕,秦、柳之妩媚风流,判然分途,各极其妙。” 自晚唐“花间派”以来,词以婉约为正宗,诗庄词媚,几成定格。到了苏轼,才以豪健纵放之笔,创豪放一派,扩大了词的题材范围,开拓了词的表现领域,打破了词为艳科的藩篱,使词体获得了解放。

1、[宋] 苏轼

苏轼(1037年1月8日—1101年8月24日),字子瞻,又字和仲,号铁冠道人、东坡居士,世称苏东坡...

2、[宋] 辛弃疾

辛弃疾(1140年5月28日-1207年10月3日),原字坦夫,后改字幼安,号稼轩,山东东路济南府历...

推荐诗词

题邸间壁(宋·郑会)

荼糜香梦怯春寒,翠掩重门燕子闲。
敲断玉钗红烛冷,计程应说到常山。

杂诗 其四(魏晋·陶渊明)

丈夫志四海,我愿不知老。
亲戚共一处,子孙还相保。
觞弦肆朝日,樽中酒不燥。
缓带尽欢娱,起晚眠常早。
孰若当世时,冰炭满怀抱。
百年归丘垄,用此空名道!

从游沁阳途中值雪有感兼示元煇(明·谢榛)

邺台衡漳湄,太行何间之。
东西共雨雪,当春复凄其。
纷然皓盈目,宁不兴汝思。
北堂汝亲老,况汝两娇儿。
重轻俱在心,应念寒与饥。
汝父尚行迈,驱马远相随。
野水亦有波,独树亦有枝。
慎勿虚盛年,人生须有为。
广云自广阴,片雨惟片滋。
绿发稍变白,临镜悔已迟。
此言告汝兄,使汝弟兄知。
谁能箕裘业,慰我桑榆时。

太常引 建康中秋夜,为吕叔潜赋(宋·辛弃疾)

一轮秋影转金波,飞镜又重磨。
把酒问姮娥:被白发、欺人奈何!

乘风好去,长空万里,直下山河。
斫去桂婆娑,人道是、清光更多!

堂堂(唐·李贺)

堂堂复堂堂,红脱梅灰香。
十年粉蠹生画梁,饥虫不食摧碎黄。
蕙花已老桃叶长,禁院悬帘隔御光。
华清源中矾石汤,徘徊白凤随君王。

简同年刁时中俊卿诗并序(宋·王迈)

读君“老农诗”,一读三太息。
君方未第时,忧民真恳恻;直笔诛县官,言言虹贯日。
县官怒其讪,移文加诮斥;君笑答之书,抗词如矢直。
旁观争吐舌,此士勇无匹。
今君已得官,一饭必念国。
民为国本根,岂不思培植?其如边事殷,赋役烦且亟。
虎营间二千,鸠工日数百。
硬土烧炽窑,高岗舆巨石。
山骨惨无青,犊皮腥带赤。
羸者赪其肩,饥者菜其色。
憔悴动天愁,搬移惊地脉。
吏饕鹰隼如,攫拿何顾惜。
交炭不论斤,每十必加一;量竹不计围,每丈每赢尺。
军则新有营,谁念民无室?吏则日饱鲜,谁悯民艰食?州家费不赀,帑藏空储积。
间有小人儒,旁献生财策;大帅今龚、黄,岂愿闻此画?夏潦苦不多,秋旱势如炙。
愿君在莒心,端不渝畴昔;蔡人即吾人,一视孰肥瘠?筑事宜少宽,纾徐俟农隙;至如浮屠宫,底用吾儒力?彼役犹有名,何名尸此役?君言虽怂惥,帅意竟缩瑟。
同年义弟兄,王事同休戚;相辨色如争,相与情似昵。
余言似太戆,有君前日癖;责人斯无难,亦合受人责。
我既规君过,君盍砭我失,面谀皆相倾,俗子吾所疾。

自夏口至鹦鹉洲望岳阳寄元中丞(唐·刘长卿)

汀洲无浪复无烟,楚客相思益渺然。
汉口夕阳斜渡鸟,洞庭秋水远连天。
孤城背岭寒吹角,独戍临江夜泊船。
贾谊上书忧汉室,长沙谪去古今怜。

望鹦鹉洲怀祢衡(唐·李白)

魏帝营八极,蚁观一祢衡。
黄祖斗筲人,杀之受恶名。
吴江赋鹦鹉,落笔超群英。
锵锵振金玉,句句欲飞鸣。
鸷鹗啄孤凤,千春伤我情。
五岳起方寸,隐然讵可平。
才高竟何施,寡识冒天刑。
至今芳洲上,兰蕙不忍生。

始闻秋风(唐·刘禹锡)

昔看黄菊与君别,今听玄蝉我却回。
五夜飕溜枕前觉,一夜颜妆镜中来。
马思边草拳毛动,雕眄青云睡眼开。
天地肃清堪开望,为君扶病上高台。

桥陵诗三十韵因呈县内诸官(唐·杜甫)

先帝昔晏驾,兹山朝百灵。崇冈拥象设,沃野开天庭。
即事壮重险,论功超五丁。坡陀因厚地,却略罗峻屏。
云阙虚冉冉,风松肃泠泠。石门霜露白,玉殿莓苔青。
宫女晚知曙,祠官朝见星。空梁簇画戟,阴井敲铜瓶。
中使日夜继,惟王心不宁。岂徒恤备享,尚谓求无形。
孝理敦国政,神凝推道经。瑞芝产庙柱,好鸟鸣岩扃。
高岳前嵂崒,洪河左滢濙。金城蓄峻址,沙苑交回汀。
永与奥区固,川原纷眇冥。居然赤县立,台榭争岧亭。
官属果称是,声华真可听。王刘美竹润,裴李春兰馨。
郑氏才振古,啖侯笔不停。遣辞必中律,利物常发硎。
绮绣相展转,琳琅愈青荧。侧闻鲁恭化,秉德崔瑗铭。
太史候凫影,王乔随鹤翎。朝仪限霄汉,容思回林坰。
坎轲辞下杜,飘飖陵浊泾。诸生旧短褐,旅泛一浮萍。
荒岁儿女瘦,暮途涕泗零。主人念老马,廨署容秋萤。
流寓理岂惬,穷愁醉未醒。何当摆俗累,浩荡乘沧溟。

唐诗宋词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